栏目导航

news

旅游新闻

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狄龙香港电影黄金时期最美的侠客

发布日期:2022-08-09 16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刘以鬯在《对倒》中写一个帅哥“很英俊,有点像柯俊雄,有点像邓光荣,有点像李小龙,有点像狄龙,有点像阿伦狄龙”。

  狄龙,是所有人公认的美男子。我知道他是从《英雄本色》里面,那时候已经过了他美貌的巅峰时期。后来再看他早期的作品,惊为天人。

  狄龙生于1946年,比郑少秋大一岁,原名谭富荣,现在TVB的演员谭俊彦是他的儿子,用的本姓。

  有人语王戎曰:“嵇延祖卓卓如野鹤之在鸡群。”答曰:“君未见其父耳!”嵇康身长七尺八寸,风姿特秀。见者叹曰:“萧萧肃肃,爽朗清举。”或云:“肃肃如松下风,高而徐引。”山公曰:“嵇叔夜之为人也。岩岩若孤松之独立;其醉也,傀俄若玉山之将崩。”

  狄龙年少时家贫,学过咏春拳,有武打的基础,身材高、长,脸小,很上镜,1968年考入邵氏公司南国演员训练班,和邵氏签了八年的合同,同年,姜大卫也被签到了邵氏。1969年狄龙被大导演张彻相中,在《死角》一片中担任主角。

  狄姜之前,张彻电影的男主角属于王羽,王羽是第一代张彻弟子。60年代中期,邵逸夫让方逸华统管邵氏采购部,方逸华勤俭持家,让邹文怀、张彻等元老们心生不满。邹文怀联合张彻和王羽,打算“自立门户”,但不幸走漏了风声。邵逸夫提前约谈张彻,问他:“邹文怀打算离开,是留住他还是放他走?”张彻用手指沾了茶水,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“放”。

  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了邹文怀的离开,王羽因此斥责张彻不义,愤而离开。邹文怀1970年自行创立嘉禾电影,嘉禾在20世纪70、80年代与邵氏兄弟对峙。

  痛失爱徒的张彻推出了狄龙和姜大卫的组合,是为第二代张彻弟子,此后狄龙和姜大卫以双小生的形式,写下一段香港电影史上的神话情话。

  姜大卫,是和他合作最多的男演员,也是张彻导演心目中的官配。1971年的《双侠》无一女性演员,双男主,后来的《新独臂刀》、《报仇》、《保镖》、《刺马》更是经典。暴力美学大师张彻让他们在电影里相爱或是相杀,同生共死,成功启蒙了后来的演艺圈。

  两人最经典的合作集中在六七十年代。那时候香港电影在南洋有很大的市场,当时南洋的华人讨厌看到大清的象征——辫子,这根辫子曾让他们备受耻笑。以前的导演在拍清装戏的时候,为了避免辫子出现,会在演员头上包一块黑布。张彻认为有损美观,改为用辫子而不剃头,于是诞生了港片特有的清装戏造型。现在为人所诟病,在当时是一种妥协。张彻坚持拍摄这部电影,狄龙凭借该片获得了第1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“优秀演员特别奖”。

  李碧华在电影院看了十几遍《报仇》后,写了一本同性恋爱的“同人本”,后来拍成电影,就是荣获戛纳金棕榈的《霸王别姬》。

  不过那时候就有了cp粉和唯粉。李碧华显然是cp粉,而倪匡和亦舒兄妹,则分别是狄龙和姜大卫的唯粉。

  亦舒的专访《我眼中的姜大卫》中聊到姜大卫花了500万把《死角》中的道具车给买来了,亦舒质疑太贵,但并没有问出姜大卫买这辆车的缘由,于是又有好事的人在倪匡专访姜大卫的节目上问起。倪匡替姜大卫回答了:狄龙喜欢!

  姜大卫出身于演艺世家,生父是严华,母亲是红薇,先生了秦沛,之后严华英年早逝,红薇嫁给了导演尔光,于是就有了尔冬升。秦沛和姜大卫都是童星出道。

  秦沛说:“弟弟年轻时生命里只有张彻,只有狄龙。” 在戏外,两人是至交好友。当的邵氏演员拿固定工资,两人住在公司宿舍同吃同住,穿同一件衣服,吃同一碗宵夜,骑同一辆摩托车。

  但姜大卫的星路更为顺畅。1970年,姜大卫凭借《报仇》拿下了亚洲影帝。据说姜大卫拉着狄龙正准备前去领奖,张彻却将狄龙叫回:影帝就一个,你去干什么?姜大卫为狄龙抱不平:没有他,这奖不要也罢!

  但在两人参演李翰祥导演的《倾国倾城》后,倾城之恋不复存,繁华盛世做分手布景。而狄龙和张彻之间也产生了误会,1976年以后狄龙出演《天涯明月刀》,正式改投楚原,而张彻又在1978年用《五毒》重新启用了一批新的弟子,张彻的武侠作品也进入了下一个阶段。

  张彻走的是暴力美学的路子,硬桥硬马,血流成河,男儿盘肠大战,不死不休。楚原则是浪漫迷幻,他所拍摄的古龙作品,虽然有的改变过大,但都能体现出原著的神韵。《三少爷的剑》、《楚留香》、《萧十一郎》等都是狄龙主演。曾经,导演罗维带成龙拜访古龙,想要一个角色,谁知道古龙说他的作品是专门给狄龙拍的,而不是给成龙的。古龙和楚原很爱美,而狄龙也的确担得起。

  楚原的武侠片中,常见的身影还有尔冬升。《三少爷的剑》就是尔冬升、狄龙、姜大卫共同出演的影片。那时候的尔冬升可谓是眉目如画,两位哥哥给小宝做配角,成为古龙改编作品中的经典。后来尔冬升做了导演,对《三少爷的剑》念念不忘,在2003年左右就筹备自己来拍一部,当时定好了张国荣出演男主角,但因为张国荣的意外离世而搁浅,后来又找到张柏芝,为她改写了剧本,让她反串演三少爷,但也没有成行,最后尔冬升进军内地市场,在徐克的推荐下找到林更新,终于得偿夙愿,拍成了这部电影。

  香港电影史上有诸多迷人的作品、伟大的创举,但最迷人的还是那一代代电影人之间的情感。

  陈德森拍《一个人的武林》时,邀请到了姜大卫,但没有请到狄龙,于是导演亲自上阵扮演重案组警察谭富荣。

  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马楚成的《花花刑警》中狄龙儿子有出演,名字取为“大卫”。而刘伟强的《澳门风云》中,姜大卫的角色原本叫“龙叔”。曾志伟拍《一屋哨牙鬼》,林志颖饰演的角色叫姜大卫,张卫健饰演的角色叫狄龙。

  李仁港93年在TVB拍电视剧《九阴真经》,姜大卫出演黄药师,惊艳了徐克,此后他把李仁港带进电影圈。

  后来拍电影《少年阿虎》,狄龙的儿子有参演,李仁港竟然把两位爷都请了过来客串,拍摄现场狄姜没有同时到场,靠后期剪辑到一起。导演还不死心,在电影中夹带私货放了二位年轻时的剧照。

  陈可辛翻拍《刺马》,即《投名状》,本想找当年《刺马》里的三个主角狄龙、姜大卫、陈观泰客串,问尔冬升,小宝说:“我哥和狄龙不可能出现在一部电影里的”,陈还不死心,让尔冬升再问问,小宝:“你别搞了,他们俩什么矛盾我也不知道“。于是在电影里有这么一出戏:狄大人同陈大人说“姜大人不在不热闹。”李连杰演《刺马》拿了影帝,当年金像奖本来想请狄姜俩人一起为李连杰颁奖,结果二人无一到场,只好由主持人颁奖。

  尔冬升曾说过“他们闹翻我很为难。”他拍《人民英雄》,主演是狄龙和梁朝伟,众所周知,梁朝伟长得有点像姜大卫。梁朝伟凭此片拿下人生第一个奖项,金像奖最佳男配角。

  拍《黑社会》的时候,杜琪峰想请狄姜一起客串,结果只有姜大卫来了,杜琪峰送了他一辆跑车。

  在张彻从影四十年之际,一帮弟子们为了感谢师父,拍了一部《义胆群英》。吴宇森午马导演,徐克监制,张彻自己做出品人。在电影中,姜大卫指着狄龙大声跟世人说:这位龙哥是我们十几年的好兄弟!

  “朋友可以共患难,不可共富贵,确实很有道理。当我和狄龙在邵氏拿二百元片酬的时候,彼此情共手足;及至彼此有了点名气,反而没有朋友做,我真有点不明所以,感慨万千。狄龙不以我为友倒无所谓,只要不把我视为敌人就好了!”

  粉丝都比较取信的的版本是:1975年,狄龙出演李翰祥的清宫戏《倾国倾城》,这部戏的文戏很重要,不同于他以前的作品以武打见长,狄龙很重视这部戏。想让姜大卫给他跨刀。狄龙演光绪,姜大卫演小太监,在拍摄过程中,李翰祥不断地给姜大卫加戏,以至于姜大卫的风头盖过了狄龙。《倾国倾城》之后,俩人交恶。

  张彻、李翰祥、楚原是邵氏电影的巨头,狄龙在三人的电影中都做过主演。他最红的时候,邵氏都是把他捧在掌心,亲自到家里面谈。1985年狄龙和邵氏的合约到期,邵氏没有再派人来,只是发了一封信给他,”谢谢你为公司做出的成绩“。

  自古名将如美人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狄龙的脸部骨架小,很上镜,但年纪上去之后挂不住肉,容颜改变,也就陷入了事业低谷。八十年代中期,狄龙在邵氏连拍三部武侠作品都以失败收场。邵氏自己也意识到时代的变化,把精力放在了TVB,邵氏旗下的演员大部分转型签约TVB。狄龙离开邵氏之后,一度无戏可拍。

  姜大卫在80年代初就脱离邵氏自组元亨公司,执导并参演了电影《猫头鹰》,这部作品可以说是无厘头电影的鼻祖,里面埋梗无数。公平地说,姜大卫做导演确实比狄龙强,很有作者意识。此后姜大卫转型到电视剧市场。

  1979年,一班在电视台出身的年轻导演各自开始拍摄风格新颖的电影,这就是影史上的香港新浪潮电影。和欧洲新浪潮一样,关注现实,追求新的拍摄手法。其中徐克1979年拍摄的处女作《蝶变》是古装惊悚悬疑题材,讲述一群武林高手发明了强大的火药武器,最后却因为内讧和互不信任而同归于尽的故事。《蝶变》和谭家明的《名剑》(1980)虽然还是武侠题材,但已经和传统的邵氏武侠拉开了差距,开启了新篇章。

  徐克的作品天马行空,惊艳了时光。此后的《鬼马智多星》获得了第1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提名,徐克则获得了最佳导演奖。郑少秋、林青霞主演的《新蜀山剑侠》获得了第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提名。爱情喜剧片《上海之夜》获得了第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提名,徐克则获得了最佳导演提名。

  另外一个武侠片导演就没这么幸运了。吴宇森从1971年签约邵氏就跟随导演张彻学习拍摄电影。1973年的处女作《过客》却因为于过分暴力而遭到禁映,后更名为《铁汉柔情》才得以正式上映。那时的市场流行喜剧片,吴宇森也拍过,成绩还不错,《发钱寒》获得香港电影年度票房亚军。

  吴宇森后来转入嘉禾,嘉禾要求吴宇森继续导演喜剧电影,吴宇森一度陷入事业瓶颈期。1983年加入新艺城电影公司,开始重拾老本行拍动作片。1986年,加盟徐克的电影工作室。

  同年,他在徐克的帮助下执导了枪战片《英雄本色》,徐克监制并出演。暴力美学后继有人,吴宇森从此走出香江,红到国际。片中的两个主演:票房毒药周润发和容颜老去的狄龙,也事业回春,一句“我不做大哥很多年了”,影响了中日韩一代的年轻影迷。《英雄本色》当年在香港票房排名第一 ,狄龙获得了金马最佳男主角奖和第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“最佳男主角提名”。

  金马称帝时,狄姜的关系也出现了转机。据报道,当姜大卫得知这个消息后,主动上前跟狄龙说“恭喜你 ”,狄龙随后与姜大卫紧紧拥抱,两人都流下眼泪。看到这一幕的尔冬升也忍不住泪洒当场。

  饰演狄龙弟弟的是张国荣。三位演员结下友谊,又合作了《英雄本色2》。张国荣在告别演唱会上唱《英雄本色》主题曲《当年情》,对周润发赞不绝口;狄龙在后来纪念张国荣的活动中说“千江有水千江月,Leslie就是那个天上的月亮。”

  进入90年代后,狄龙开始参演电视剧,出演了《包青天》、《中原镖局》、《廉政行动》、《青龙好汉》、《保镖》等电视剧作品。内地观众则更多的是从《还珠格格3》里认识的他,狄龙年轻时,也是琼瑶的偶像,琼瑶一直想要他出演自己的男主角,等到拍摄《还珠格格3》的时候狄龙已经57岁了,出演中老年乾隆很合适,只可惜,红颜弹指老,岁月忽已晚。

  步入晚年的狄龙,事业在两岸三地开花,虽然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少年侠客,但难得的是对演艺事业的坚持和平和的心态。他终于可以笑着说出那句经典的台词“我不做大哥已经很多年了”。

  工作之外,狄龙的精神世界很是丰富,他爱读书,也爱在上节目的时候讲一些深刻的道理和文艺的句子。他夸赞黄霑“亦狂亦侠亦不文”,调侃单立文“最易消受美人恩”,缅怀张国荣“千江有水千江月”,引经据典,信手拈来,也不乏高级幽默。

  狄龙的妻子陶敏明和林青霞是闺蜜,他们和徐克、蒋勋的关系也很好,还和蒋勋同游吴哥窟。林青霞退出演艺圈后,和台湾的文化名人关系都不错,她出新书,白先勇还来撑场子。上一代的明星,真的不只是长得好看,内在美也远胜于人。

  香江大才子黄霑在《好学的狄龙》一文中专门写到过:“狄龙是个很可爱的传统人,非常够朋友,而极有原则。但影圈不是个讲究原则的地方,有原则的人,不一定受欢迎。龙哥背后,有人对他的原则,不大赞同。我却一直敬佩他这种态度,常常为他辩护,有次几乎和人家弄得不欢而散。”

  2002年张彻去世时,狄龙在外地拍戏,只派了他的儿子去出席葬礼。姜大卫觉得狄龙忘恩负义,而狄龙在几天前看望过张彻,他认为生前尽孝更重要。狄龙多年后解释说:“之所以不参加张彻导演的葬礼,是因为张彻曾经误会我并留下一封信‘多谢关照’。” (狄龙给了年老的张彻十万块钱,还劝他该收山了,结果张彻误会他)。

  2006年亚太影展颁奖典礼,邵逸夫获终身成就奖,由狄龙来介绍生平,狄龙在陈述邵氏的辉煌历史时,特意提到了“狄龙和姜大卫“。

  TVB新剧《失忆24小时》中,姜大卫饰演谭俊彦的爸爸,接受采访时,谭俊彦用国语和粤语分别讲到一件事:他去爸爸家拜年,看到龙哥家里摆放着狄姜年轻时的合照。

  2022年的第二天,TVB《万千星辉颁奖典礼》举办,姜大卫荣获万千光辉演艺大奖,也就是TVB的终身成就奖。颁奖人是狄龙和秦沛。姜大卫感谢了很多人,还用国语感谢了张彻,却没有提到狄龙,两人也没有语言交流。不过这一次同框也算是世纪同框了。

  姜大卫说他的身体还没有告诉他该退休了,他还要继续演下去。在将来,我们还可以看到姜大卫、狄龙出演的影视作品,也还有机会等到他们的下一次同框。时间他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,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,他们的青春,我们的青春,都那么美丽过,在狮子山下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。

  讲狄龙当然离不开狄姜,但也不能只讲狄姜。对于狄龙大哥,我想,他的朋友更有发言权,我就不再赘述,转两篇黄霑的文章。

  1991年的演艺界急动员忘我大汇演上,来了位稀客,他是狄龙。龙哥已经有许久不出现这类演艺界人头涌涌的场合了,这次居然大驾光临,显然是内地灾情惊动了他,所以义不容辞地出来亮相。

  那几年,狄龙对影圈很有点意兴阑珊,于是自行隐居,影人聚会场合,久不见龙哥身影。龙哥隐居,还另有理由,他的一只手臂肌肉出了问题,胳膊瘦了一个圈,完全拿不动东西,轻如一本小书,也挪不起来。

  狄龙本是天天打拳练功的人,身体Fit得很。不过,演武侠片自免不了受伤,他的旧患影响了颈部神经,更令臂膀肌肉萎缩。这种病,必须长时间治疗,才可以慢慢康复。所以龙哥咬紧牙关,决定暂不接电影,专心一意地把手臂治好。

  果然,隐居了一段时日,“龙臂”康复了。那天,忘我大汇演台上,见到他,忍不住和他紧紧拥在一起。太想念他了,忽然重见,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感动。

  狄龙是个很可爱的传统人,非常够朋友,而极有原则。但影圈不是个讲究原则的地方,有原则的人,不一定受欢迎。龙哥背后,有人对他的原则,不大赞同。我却一直敬佩他这种态度,常常为他辩护,有次几乎和人家弄得不欢而散。

  狄龙少年家贫,念书不多,常常感到自己不足,所以好学得很。他学的方法,是把报上自己觉得有用的文章剪下来,贴在簿上,不时翻阅。这本来是极好的自修方法,有时,比进学校念书还要实用。但偏偏就有人看不过眼。

  “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笑阿龙!”有次,又有人拿龙兄这个好习惯来开玩笑,听得我怒火中烧:“你们不学,不惭愧,还要笑努力上进的人。”

  龙哥不但人在治学方面努力不懈,演技也是一流。徐克的《黄飞鸿》本来属意狄龙,他因病辞演之后才想到李连杰。当然现在的李连杰演黄师傅演得很好,令人耳目一新,但如果狄龙当时肯演,今天也一定会叫我们鼓掌不绝。

  狄龙演戏,正反皆能。扮大侠,他可以正气凛然,演奸角,更比一般奸情尽在面上的所谓反派明星胜出不知多少。世上奸人,哪里会在面上表情看得出来?狄龙当年在《刺马》中的反派戏,即使在今天,也无人能及。表面忠肝义胆,内里是无恶不作的大奸,他演绎得不温不火,真叫人怀念。

  许多年前,我就买下了金庸兄的武侠巨著《雪山飞狐》的电影版权,金面佛苗人凤的角色,一直属意狄龙兄。可惜黄霑筹拍电影经年,不但赔了夫人又折兵,而且只闻梯响不见人下,始终没有拍成。否则狄龙演金面佛,会甚有看头。

  那是“赤面赤心赤兔马、青灯青史青龙刀”的汉寿亭侯关公云长。龙哥化了红面,手提青龙偃月刀,跨着赤兔马的英姿,单是幻想,也已叫人兴奋得想喝彩!

  “你是一向偏心阿龙的!”龙嫂陶敏明有次笑我:“阿龙干什么,你都说好!”这是事实。

  有夜,我心事重重,白兰地一杯一杯地灌下肚之后,忽然大发豪兴,在最高级的酒店内法国餐厅桌上,拿着笔就在白台布上涂鸦。

  餐厅经理看不过眼,想过来干涉,龙兄一手拖住,说:“由霑叔高兴,台布的事,包在我身上。”

  时至今日,我还珍藏着龙哥的一封传真信。那是他想我抛开当时烦恼,第一时间电传我家的珍贵友谊物证。

  他知道我这人,在心情坏的时候,只要吃一大顿好的,就会情绪好转,尤其是如果这一顿好东西,不必自己付钞,人就会把懊恼抛诸脑后。所以他亲笔写下打油诗,说愿当我的西贡海鲜美食导游,而且一切开支,由他负责。

  因为一看见狄龙爱我之情,跃然纸上,就已经心情好转,阴霾消逝,在我几乎想自杀的那一天,打消了寻死念头。

Power by DedeCms